盘子中的玫瑰糕本来就没多少,杜特应是吃了一大半,

    顿时,引起了其他两位职工的不满。

    “杜总!wo们还没尝过呢?”

    所有的金属人都是吃货,而且还都是专业级别,闻着玫瑰糕点的香气,对方早就忍受不了。

    “额!不好意思啊!情不自禁!”杜特这时候才发现,盘子里只剩下了四小块糕点,心里暗叹,老板有点小扣!

    两位职工翻了翻白眼,这叫情不自禁?老板带来的糕点差点全军覆没!

    “嗯嗯!味道真不错!这种香甜可口的口感不会因为吃多了感觉腻的慌!

    并且,糕点融化之后,化为了一股清流,感觉浑身凉丝丝的,非常舒服!”

    “好吃是好吃!可惜,就是太少了!”俩人品尝到刘琦所做的玫瑰糕点是如此的美味,看向杜特的目光充满了幽怨。

    “咳!咳!”杜特同样尴尬不已。

    “那个......老板!wo们真的用这做活动吗?”杜特打破眼前的尴尬局面,杜特赶紧朝刘琦问道。

    “恩!这玫瑰糕点制造工艺简单,对于你们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技术难度!”刘琦回应道。

    “那周边的居民有有福喽!按照这玫瑰糕点的独特口味,wo就不相信附近的居民能抵挡得了这种诱惑!”

    “好啦!玫瑰糕点的制作工艺wo已经发给你们了!赶紧利用这两天的时间好好安排一下!

    当然了,最好明天上午开始搞玫瑰糕点免费试吃活动!”刘琦接过对方的空盘子,将任务交给对方,便走出了花棚。

    “杜老大!你看wo们还没吃早饭?不如先做点吃的?”

    “同意!那今天的早餐就选玫瑰糕点吧!”杜特朝对方投去赞赏的目光,刚刚吃的那几块也只时弥补了一下牙缝,根本吃不饱。

    刘琦回到古堡大厅,便接到了媳妇董青打来的电话。

    “晨练完了?”刘琦见媳妇穿着一身运动装,正擦着额头上的细密汗珠,柔声问道。

    “恩!老公!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只要是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董青便化身为刘琦的小女人,就连说话声都透着浓浓的甜蜜感。

    “五号之后吧!二哥他们要参加魔都超级跑车锦标赛,怎么也得活动开始之后才能回去!”刘琦走到了厨房,边向媳妇解释道。

    “咦?老公你现在在哪?这厨房设计的好温馨啊!”董青看到刘琦身后的厨房背景,不由惊讶道。

    “这就是wo买的那座欧式古堡!”

    “那就难怪了!古堡的外面设计的如此精致,那里面岂能差得了!”董青听后,不由恍然道。

    “这是wo们的早餐!利用花棚盛开的玫瑰做的玫瑰糕点,刚刚让杜总他们试吃过,其味道还不错!”刘琦将镜头对准了餐桌上的玫瑰糕点,红艳艳的糕点就如盛开的玫瑰般,惹人怜爱,单看这外观就已经足够吸引别人的眼球。

    “这真的是糕点,怎么看像是一朵玫瑰花啊!”面对镜头出现的玫瑰糕点,董青出现了惊愕,很难看出餐桌上的是美味糕点。

    “千真万确!等回去的时候,wo给你做一些!”

    “哎!wo现在后悔没有跟着你们一起去魔都了!有古堡住着,还能吃到美味的玫瑰花糕点!”董青苦兮兮的说道。

    “现在来也不迟!”刘琦自然希望媳妇能来魔都。

    “还是算了吧!对了!工厂钢材短缺的问题解决了吗?”

    “和b-g集团签订了采购合同,未来一段时间之内,将有八万吨金属运到工厂,短时间之内,不用担心金属短缺的问题。”

    “和b-g合作倒是不错,毕竟,运输方便!”董青倒是非常赞成男友的做法。

    刘琦和媳妇泡电话粥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等楼上传来动静之后,这才结束了与媳妇的电话。

    “wo的姑奶奶!早上天气凉!你这样下楼,就不担心感冒吗?”刘琦朝楼梯口望去,便看到蓝萌丫头穿着单薄的睡衣,打着哈欠,光着脚丫,正迷迷糊糊的下楼。

    刘琦苦笑,赶紧上前将对方抱了起来,几个跨步回到了对方的卧室中,将丫头塞回被子里。

    “咦!姐夫!wo不是在楼下吗?怎么又回到了卧室?”蓝萌睁开双眼,水晶般的美眸显得更加水润,只是,对方此刻有点迷糊。

    “好香啊!姐夫!你身上喷香水了吗?还是玫瑰香!”蓝萌终于恢复正常,这时候从刘琦的身上闻到了浓浓的玫瑰花香,不由探着脑袋在对方的身上闻来闻去。

    “睡醒了?”刘琦刚刚怀疑对方是不是在梦游,看着如小猪般的可爱劲,刘琦直接动手捏了捏对方精致的小脸。

    “当然醒了!姐夫!你还没回答wo的问题呢?”

    “睡醒了就好!赶紧穿衣服洗漱,然后去厨房!”刘琦指了指床上的衣服,走出了对方的卧室。

    刘琦站在走廊上,心里和媳妇一样,有点后悔没带着媳妇一起过来。

    刘琦压抑着内心的火焰,来到厨房,用冷水洗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一下。

    .....

    “铃!......”大厅的门口处传来了清脆的铃声。

    “奇怪!这时候谁会来这里!难道是庄园主的朋友?”刘琦心里暗暗嘀咕道。

    “喂!哪位?”

    “是刘总吧!wo是陈警官!”

    由于视频电话位置过低,以刘琦的体格,想看到视频里的内容,那还真有点难度,

    但听这声音,确实是昨天的那位陈警官,只是,对方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呢?

    刘琦为对方打开了电子门,走出了别墅。

    老远,便看到陈警官带着一位女警员朝自己走了过来。

    “刘总!打扰了!有些事情还需要刘总配合一下!”

    “没问题!屋里说吧!”

    “刘总能让你们的杜总来一趟吗?”

    “呵呵!杜总就在后院!wo让对方立马过来!”

    来到大厅,两位警察同志便看到了正在下楼的蓝萌。

    两人头一次见到犹如从童话中走出来的美少女,不由愣了几秒中。

    还好,陈警官率先从蓝萌的魅力中回过神来。

    “姐夫!这两位是?”蓝萌走到刘琦跟前,一双纯净至极的美眸差点让两位警察同志再次失陷,就连那位女警员也不能幸免。

    “这两位是警察,过来了解一些事情!你先去厨房吃早点,凉了味道也就变了!”刘琦自然注意到了两人的眼神,看向身边的蓝萌,心里充满了复杂感。

    “恩!”听到是警察,蓝萌乖巧的应道,转身朝厨房走去。

    当然,刘琦和蓝萌的对话都被两人听了进去,对于蓝萌的身份,两人都是抱着消极的心思。

    “两位警察同志先喝口茶,wo去叫下老杜!”

    等刘琦离开之后,一直冷眼旁观的女警员朝陈警官小声嘀咕道,

    “老大!这位刘总看来很花心啊!你瞧瞧这别墅,算不算金屋藏娇呢!”

    “和工作无关的事情别乱说!”陈警官瞪了眼自己的同事,朝大厅瞄了眼,意思不言而喻。

    女警官听后,不由缩了缩双肩,老老实实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好浓郁的茶香!这应该是顶级铁观音!”陈警官品了口茶水,顿时被眼前的铁观音所震到,原本以为是普通的茶水,可谁会想到,杯中的茶水竟然如此的不同。

    “很好喝吗?”女警官看到老大的神态,不由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顿时,和陈警官脸上的表情如同一辙,暗暗惊叹这茶水的质量。

    “老大!这到底是什么茶?好香啊!其口感快赶得上完美果汁了!”女警官知道自家老大懂茶,不由向对方请教道。

    “这茶绝对是铁观音,而且还是上上品!用来沏茶的水倒是一般,但是,这茶wo确实头一次见到,感觉被开水泡开之后,茶叶重新焕发了生机,并带有一丝灵性!”陈警官观察着杯中的一小片茶叶,颇有感触的说道。

    “比wo那减肥茶好喝多了!茶香始终停留在嘴中!

    没想到!这位刘总还是一位喝茶高手!而且,还是一位懂得品味的人。”女警官原本以为对方和别的富家子弟一样,但此刻,似乎自己猜错了,能懂得喝茶的人,对方身上肯定具备某种特殊气质。

    “这位刘总比wo们所调查的要复杂的多!”陈警官阅人无数,但面对眼前的大汉时,就如面对一团迷雾,看不透。

    很快,刘琦带着杜特来到了会客厅。

    “刘总!这茶叶很名贵吧!”陈警官看向对方,问道。

    “看来陈警官也是懂茶之人,不过,茶是用来喝的,单纯以金钱价值来评论茶的好坏,wo觉得太过于迂腐了!”

    “陈警官这次前来,难道是案子有了新的进展?”杜特落座之后,看向对方问道。

    “确实有了新的进展,这也多亏了杜总为wo们提供的一系列线索,不然的话,这个案子的进展不可能这么快。”

    “不过,刘总真的确定死者和你没关系吗?”

    “陈警官这是什么意思?”刘琦眯着眼睛问道。

    “根据wo们的走访调查,那两位死者的家属曾经是老纺织厂的职工,又因为纺织厂倒闭导致对方的家属并没有拿到应得补偿,对方一直暗地里倒卖纺织厂里的设备。”

    “这是两位死者家属一直倒卖设备的清单,以及非法所得的资金数额!”

    刘琦听后,看向一边的杜特。

    杜特接过对方手中的文件,扫了一眼,又放回桌子上。

    “这又能说明了什么?”

    “正如杜总所预料的那样,确实是五位犯罪嫌疑人,但对方共同指认,刘总就是幕后凶手,

    其原因,就是清除妨碍玫瑰山庄面前的一切阻碍。”

    “陈警官,你不会只听对方的一面之词就认定wo是凶手了吧?”刘琦被对方的话逗乐了,这简直是无厘头,毫无根据而言。

    “呵呵!正因如此,wo们才亲自来找刘总,而不是让刘琦去wo们的刑警队!”

    接下来,陈警官再次抛出了所调查的事实。

    根据警方所调取的结果显示,两名死者的家属确实是在老纺织厂工作过,并且,和原厂发生过经济纠纷,

    但最终,双方都达成了和解,这件事也算是尘埃落定,至于倒卖厂里的设备,那是后来的事情。

    但谁也没想到,正在警局关押的五名嫌犯竟然收到了莫名的消息,说是在老纺织厂存放着秘密保险箱,而知道保险箱的人就是两位死者。

    “那陈警官没有查过是谁给的五人信息?”刘琦听后,朝对方问道。

    “对方很狡猾,使用的是境外网络电话,wo们的人根本无法查到对方的具体位置!”

    “那五人就这么蠢?就这么杀死了两位死者?难道他们不知道杀人意味着什么吗?”刘琦难以置信的说道。

    “如果每人能分到上千万,对于这些小混混来说,绝对有着致命的诱惑!”

    “的确!一千万足够让一个人变成魔鬼!”刘琦感慨道。

    “根据wo们的推断,对方杀人是其次,其最终目的是刘总的玫瑰山庄项目,对方想利用wo们的警方,将这块地皮进行无限期的封存,

    所以,wo想了解一下,刘总在购买四号地皮的时候,到底得罪过什么人没有?”

    “毕贵圆!在竞争四号地皮时,wo们是对方的最大竞争对手,至于结果,你也看到了,自然是wo们赢了!

    当时,对方也找过wo们,想以拍卖价格回购这块土地,并且,享有未来四号地皮的分红!”刘琦皱眉回答道。

    “毕贵圆吗?”陈警官听后,陷入了沉思,这样的犯罪案例陈警官处理过很多,但是,涉及到毕贵圆,这其中的因由恐怕很难摘清!

    “wo能想到的只有这家,当然了,一切靠证据说话,这wo懂!”刘琦为对方倒好茶水,无奈道。

    “上次的死猪事件,其实是真的发生过吧!在wo们警方赶到之后,刘总已经处理干净了吧!”陈警官突然向刘琦问道,眼神紧紧的盯着刘琦的双眼,想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事情的真相。

    xus190900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61790/6147115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