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丝洞,阁中。

    诸人相继落座,或端坐云榻,或起了琼台,或临于莲花座上,俱是显出顶门上的气象,或是耀然若垂珠,莹莹剔透,或千蕊万花坠落,洋洋洒洒,或深蓝幽静,雨帘不卷,或剑气横空,燕子重来,等等等等,千姿百态。顷刻间,整个阁中,轩窗一开,四面松竹晴绿横浸进来,染上苍翠,乍一看,不似人间,而是在琼玉宝壶,美轮美奂。甚至连外面花树上剔着翎羽的翠鸟儿,身上的毛羽色彩都纤丽三分。

    文琼妖圣端坐在铜榻上,背后华盖高举,饰有宝石玛瑙,如意翡翠,正好和她本身万千紫青光交晕,如孔雀开屏,交错间,颜色深的地方就如不计其数的眸子,半睁半闭,冷眼旁观,彰显出妖异,她在中央,主持此事。

    “吴翦。”

    文琼妖圣长发垂到脚踝,轻拢面纱,只露出深蓝色的眸子,有一种神秘,她看向下方,道,“你来说一说濯垢泉的事。”

    “喏。”

    吴翦坐在阁中最下面,她听到文琼妖圣的话,翩然出列,挑着眉,明眸有光,倒是一副落落大方,用恭敬又好听的脆音道,“诸位上真,濯垢泉有异变后,wo们……”

    吴翦这个蝎子精本来就聪慧,在挣脱西游劫数后,由得天运洗礼,后来又被李元丰放在九荒别府和天庭分别历练,如今别看眼睛又大又媚,可英姿飒爽,非常干练。现如今在阁中诸位天仙人物们的注视下,没有任何惊惧或者不适,侃侃而谈,条理分明。

    当然了,吴翦能够有这样的表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李元丰心魔之主的一缕神意附在她的身上。心魔之主固然让仙道避之不及,如普通人遇到蛇蝎,可当他不作妖,并安安分分的时候,就会给附身之人的灵觉等等等等有一种潜移默化的提升。毕竟心魔之主的层次在那里摆着,可是能够和诸天万界中至高无上的金仙抗衡的存在。

    郑洛南坐在窗前,背后清气一片,被外面的景色浸染,状若竹叶覆阴,绿云冉冉,他一边用手挽着自己法剑上杏黄色的剑穗,一边看上去漫不经心,可眸光时不时从吴翦身上扫过,若有所思。

    以郑洛南上清宫玄门正宗的出身,自不会觊觎蝎子精的美丽,他是在惊疑吴翦所表现出的气质,早听说西牛贺洲作为纪元中心天运井喷,龙蛇起陆,天才雨后春笋般,以前还觉得就那个样子,现在真正见到了,才知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啊。

    “难怪能够有九荒大圣这般人物趁势崛起。”

    郑洛南浮想联翩,世俗中一句话,时势造英雄,在修炼界中,要不是纪元中心的波澜壮阔,即使那一位九荒大圣再是惊采绝艳,再是天赋无敌,也不可能打破金仙们的认知,勇猛精进,最终问鼎上境。

    “西牛贺洲,”

    郑洛南抓了抓杏黄剑穗,眸光澄莹,不断思考,他来盘丝洞,可不只是为了奉命听九荒的调遣,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要观察。虽然上清宫也有棋子在西牛贺洲,可那都是真正的小卒子,境界修为低,见识有限,他们所见所得岂能比得上郑洛南这般天仙绝顶人物看得真实,看得透彻?

    要是真可以的话,上清宫真的愿意让一位上境金仙坐镇西牛贺洲,时刻感应西牛贺洲这纪元中心的变化,洞察纪元之秘,可惜根本做不到啊。这个时候,不只上清宫,还有诸天其他大势力都会纷纷羡慕妖族,就是因为九荒大圣硬生生打破梵门在西牛贺洲的铁板一块,扎下根基,和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同呼吸。

    上境金仙的眼光见识何等厉害,有九荒大圣把纪元中心的变化洞彻,再将之传给妖族,在纪元中,只这个就价值无可估量!

    “好了。”

    文琼妖圣见吴翦讲完,摆摆手,让她退下,对方说的很仔细,很详细,很有条理,让众人对濯垢泉的不少细节有了了解,可吴翦限于自己境界和力量的不够,无法查看濯垢泉后面涉及的各种空间的景象。剩下的,还得他们来。

    “咄。”

    文琼妖圣法力一转,手指下垂,一缕明辉激射,倏尔散开,似铺开玉盘,光影上行,影影绰绰。再然后,一枚接着一枚的宝珠坠落下来,落在盘子上,在盘子边缘滴溜溜转动,每转动一圈,珠子里面的景象就变得清晰一点点,渐渐地,越来越清晰,到最后,有山有水有生灵,俨然是个空间的拓印。

    叮咚,叮咚,叮咚,

    不少的珠子在玉盘中转动,若荷叶上的露珠,来来回回,偶尔会有碰撞,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

    “嗯?”

    红孩儿坐在座位上,把火尖枪横在膝前,他瞪大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玉盘上一个似真似幻的珠子,随他神意的注视,自己似乎变得无穷小,而珠子变得无穷大,自己进入其中,俨然看到一个空间,在那里,火焰熊熊燃烧,一片赤火。即使只是看到的是虚影,或者照影,投影,映象,可红孩儿都下意识有一种灼烧感,非常真实。

    “这就是濯垢泉后面的空间,”

    红孩儿又看向一个珠子,里面岩浆流淌,赤红吓人,不断地有火焰兵自岩浆中爬出来,咆哮着向外冲,“难怪火焰兵杀之不绝,源源不断,原来是有这样的空间支持。不断了根,就不行。”

    吴翦同样看得不眨眼,她挽着云袖,眸光映红,对于她来讲,这是一个独特的视角。

    “看这个,”

    文琼妖圣伸出手,轻轻一拨,玉盘中的珠子定住,凝而不散,清清亮亮,道,“濯垢泉后面的空间或大或小,重点的这几个。”

    话语落下,无形的力量发出,玉盘弥漫着晶光,大部分的珠子在下面不动,剩下的冉冉上升,高出少许,大放光明。

    “如此空间,”

    张师道目光下澈,垂若惊虹,落到其中一个,隐隐地,听到一声清唳,似乎自上古中来,蕴含着霸道的杀伐,金灿灿的色彩渲染于时空中,无穷无尽。

    只听这一声啼鸣,众人眼皮子就是一跳,就如同普通人大中午站着身子盯着太阳一样,眼睛都是刺痛。

    强势,霸道,炙热,灼烧,还有浓的化不开的威严!

    “三足金乌吗?”

    郑洛南身为上清宫的正宗玄门天仙还好,文琼妖圣和张师道等人身上可是都有妖之血脉,他们对于三足金乌这样上古妖族的帝皇有一种来自于血脉深处的敬畏和羡慕。三足金乌,对于他们妖圣来讲,真的是不同于其他。

    “如是wo闻……”

    这还没有完,三足金乌的叫声后,漫天梵唱响起,不计其数的金色弧形跳跃,连绵若波浪,舍利莲花的香气弥漫开来,郁郁馥馥。

    梵音佛唱响起后,继而亿万的赤金色雷霆下击,充塞在珠子所映照的空间里,任蓑o桓鼋锹涠疾环殴⑷帽臼蔷вㄌ尥傅闹樽颖淞搜丈⒁瓶那硌ゼ映衷谏厦娴纳裢ǚΑ?br/>
    “很强大的力量。”

    红孩儿下意识抄起膝前的火尖枪,头上的小辫乱晃,虽然自珠影中传出的梵音佛唱很平和,很慈悲,很安详,可他听在耳中,总觉得毛骨悚然。

    “濯垢泉背后是梵门?”

    吴翦则是眸中蒙上一层琉璃色彩,玉颜清冷,每看到梵门,她都会想到自己在灵山的经历,非常不舒服。

    “哼,”

    文琼妖圣能够被派来西牛贺洲,自然知道此役的内幕,更知道最大的对手就是梵门,所以她见到这一幕,毫不惊讶,只是念头一转,背后孔雀开屏般的光往下一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打入似实还虚的珠子里,轰然一声响,妖雷滚滚,要把漫天的金色佛光压下。

    “原来是文琼妖圣。”

    感应到文琼妖圣沛然不可抵御的妖雷,珠子里的梵光一收,木鱼声声里,托举出功德池前的菩提树,有一大佛跌坐,他身量不低,长眉宽厚,肤色檀金,身披袈裟,背后功德金轮中闪耀雷光,发出不可思议的雷音,每一下,都蕴含大威严,大恐惧,非同凡响。

    这个大佛手中握禅杖,不苟言笑,目光平静,自然有一种威严,“文琼妖圣你不在妖师宫闭门静修,诵读真经,偏偏你蹚这次浑水,免不了劫数缠身,一身修为会成为过眼烟云。”

    大佛的声音真的如同雷音,蕴含力量。

    “法海雷音如来!”

    文琼妖圣见到菩提树下的大佛,挑了挑眉,感应到一阵压力,对方早就盛名在外,乃上境金仙下屈指可数的人物,真论起积累,自己恐怕都要稍逊一筹,这次西牛贺洲之行,果真如所料的一样,会有大凶险。

    “幸好的是wo们是防守一方。”

    文琼妖圣想到这个,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法海你口气不小,也就是只会说大话。wo记得,当初因为牛魔王之事,你被九荒大圣弄了个灰头土脸不说,后来在九荒大圣成道之日,你又跟个跳梁小丑般蹦跶,丢尽颜面。”

    “你现在又来,是准备再迎接一次失利?再一再二不再三,法海,梵门最终会对你失去信任的!”

    文琼妖圣知道自己来到西牛贺洲盘丝洞后就和对面的人不能善了,索性直接撕破脸,打人打脸,骂人揭短,话语如刀,直指法海雷音如来。

    “你,”

    法海雷音如来听了,勃然大怒,背后的功德金轮中都冒出佛之怒火,如龙狂舞。他自证得雷音如来果位后,一路高歌猛进,成为梵门的梵主等人看重的认为有资格冲击上境之人,向来春风得意,唯有两次栽在李元丰手中,堪称生平奇耻大辱!现在被人揭开痛脚,就是佛也愤怒!

    “咄。”

    文琼妖圣说完了,心情很舒畅,她也不等法海雷音如来接口,直接再次运转法力,妖雷由少到多,再到更多,密密麻麻的,湮灭所有。

    文琼妖圣是比法海雷音如来差一点,可差不很多,更为重要是,文琼妖圣就在这儿,而法海雷音如来在别的空间,是透过空间传递来的力量,隔了一层,所以在这方面,文琼妖圣的力量占据绝对上风。

    咔嚓,

    梵音佛唱散去,菩提树不见,法海雷音如来的身影也消失不见,珠子之中,只有光影寥寥,还有妖类滚滚。

    “这个文琼妖圣,”

    张师道眼皮子跳了跳,替法海雷音如来感到难受,这个倒霉的家伙被文琼妖圣喷了一顿,还没等还口就散去了,得憋了多大的火气。想一想自己要是处于对方的处境的话,那真的要毁天灭地了。

    “聒噪的人离开了。”

    文琼妖圣深蓝色的美眸中有着丝丝缕缕的神秘,她看向阁中,道,“接下来,wo们分一下工,得扎住口子,阻止梵门的人渗透进来。”

    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到此时此刻,场中的人都是入局了,不需要遮遮掩掩,也没有退路。

    “wo们采取守势。”

    张师道敛去面容上的笑意,坐直身子,看向玉盘中跃出的醒目的珠子,如真实幻,却能够大致感应出那一个空间中梵门正在膨胀的力量,他缓声道,“wo们有地势之利。”

    “看这里。”

    文琼妖圣用手一指,玉盘一摇,浮现出经纬纹理,俨然是濯垢泉那一带的堪舆图,绝大多数都是模模糊糊的,隐有好几个节点突出,状若长喇叭,一头粗,一头细。自喇叭口的方向往外看,金芒跳跃,火焰满空,梵音声声。

    “这就是wo们的地利,占据关隘,一人当关,其他人要攻打进来,得付出更多。”

    文琼妖圣看向堪舆图,暗自可惜,要不是现在这个地界天运地气澎湃,阻挡所有,自己如果能够得到更详细的堪舆图的话,布置会更从容。但这个只能想一想,根本做不到。以她的猜测,恐怕只有上境金仙在如此复杂的天运地气干涉下可以,可上境金仙不可能这时候入场。

    “wo们先占据节点,给梵门一个下马威。”

    文琼妖圣念头起伏,可不耽误她布置。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的神意附身在蝎子精吴翦身上,听到文琼妖圣的布置,暗自点点头,这已经是文琼妖圣根据手头上所有能做到的最好的。

    “要等一等。”

    由于随天运地气的井喷,再加上自己和梵门的对弈,盘丝洞周匝的时空不但天机紊乱,而且除了少数主脉外,其他地形地势会时刻变动,得需要入局的人探索,发现,应对。再这方面,自己是有优势的,梵门来的人再多,再厉害,岂能比得上自己的心魔之主的神意看得清楚?这是自己和梵门对弈的绝强优势啊。

    b190327q1g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46334/61471334.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