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并没有因为自己女儿的哭泣而心软,而是非常坚定的说道:“不可能,一方面是你能力不足,另外一方面女儿你确定有人会把自己到嘴的肉让给别人嘛?如果wo真的让你当上了掌门,你大师兄肯定不服气,咱们娘俩肯定会遭殃,而且也不会有人服咱们!

    还不趁着这个机会,把掌门这位让给你大师兄,用你大师兄的感激谋得一些好处,能够在门派生存下去!

    女儿,你年纪还小,有很多事情都不懂,但是你要懂得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是非常现实的,你父亲走了,咱们就是孤儿寡母,如今就是要看别人脸色过日子了!”

    小师妹听到这话,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他站了起来,神色恍恍惚惚的说道:“娘,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更要让wo当早门了,等wo当上了掌门,咱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还在说什么胡话?”师娘摇了摇头,“wo都说了你根本就当不上咱们,因为你没有能力,如果你以前勤加练舞的话,wo还能厚着脸皮说你当长呢,可是你现在的武功……唉

    不过你不用担心咱们以后,虽然wo们要看人脸色过日子,但是这些年来,娘亲攒了不少钱,足够他们下辈子的花销了!”

    小师妹瘫坐在地上,“娘亲,wo……知道了……”

    准备,琳琅和谢砚林好不容易姜师傅下葬之后,就开始管理门派的事情,首先是门派的武功,司服一心最新武学,虽然教授弟子一些武功,但教授都是一些三脚猫的功夫,一些弟子酸有天分,但无奈秘籍不顶用,也只能这样一直蹉跎着,直到年纪大了,根骨已成,这辈子就算毁了。

    琳琅倒是知道一些武功秘籍,再加上谢砚林知道的,他们改变了地址的练功方式,又教了他们一些武功心法,渐渐的下面的那些弟子也跟了上来,琳琅就带着这些弟子们到处走,标赚了不少的钱,通通用来买房子置地,整个门派都欣欣向荣。

    师娘自然也看到门派的发展,他心中自是高兴的,毕竟门派壮大,自己以后生活就无忧,自己的女儿也能挑个好夫婿。

    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上次把话说开的事情,小师妹一直心不在焉的,做任何事仿佛都没有了力气,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师娘虽然心疼,但是也不想用假话哄骗女儿振作起来,只能看他这样,后来等守孝期过了,师娘左挑右选咬了咬牙,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一个老实的庄稼汉子。

    是的,一个老实的庄稼汉子,面涂黄土背朝天,长相一般,家庭环境更是一般,可以说的上是贫苦,但是这个人上没有父母下没有兄弟姐妹拖累,而且为人老实诚恳,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就算再刁蛮任性,想必也不会受到委屈。

    小师妹自然不愿意,她当初喜欢大师兄,至少大师兄长相英俊,而且对自己又好喜欢二师兄,那是二师兄文质彬彬,清俊贵气,可是这个庄稼汉是怎么回事土的要命不说,而且一点武功都不会,凭什么配得上自己。

    “娘,你是不是疯了?你竟然把wo嫁给那样一个男人?他什么都不会呀,不认识字,没有学过武,家里面穷的要命,而且长得那么丑……”小师妹伤心的说道。

    “男人不能只看外表,要看内心!”师娘平淡的说道:“他虽然长得不好看,家里面又穷,但是老实呀,而且又无牵无挂,以后肯定听你的话!”首发

    “wo才不要嫁给这样的男人呢!”小师妹扯着嗓子说道:“娘,天下除了这个男人,就没有别的男人了吗?wo想嫁一个像二师弟一样的男人,再不济像大师兄一样也行啊!”

    师娘抬起头来,“你想嫁给别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娶你吗?你父亲走了咱们就是孤儿寡母,虽然说这个门派是你祖辈创立的,可是人死如灯灭如今的掌门之位又是被你大师兄给击沉了,咱们在外人眼中看来一点利用的余地都没有!

    但凡讲究的,人家也不会娶一个武林人士当自己的媳妇,因为那样太危险了,所以还不如嫁给一个平平淡淡的人家,虽然他长得一般般,家庭环境可能没那么好,但是他至少没有父母,下面也没有兄弟姐妹给你添乱,你能够好好的和他过日子,你现在或许不理解娘亲,但是等你真嫁了人,等有了孩子之后,你就会理解娘亲了!”

    “反正wo是不会嫁这样的男人的,如果真要wo嫁这样的男人的话,wo宁愿去死!”小师妹硬气的说道。

    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师娘的心早已变得刀枪不入,听到女儿威胁的话,她非常平淡地说道:“随便呀,反正只有这么一个男人,你要是不嫁的话,那就当一辈子的老姑子吧!”

    “娘……”小师妹是真的哭了,“你真的忍心wo嫁不出去吗?wo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唯一的女儿呀,wo是真的不想嫁给那样的男人,你再帮wo选一个吧,至少长相好看一点,家世倒是无所谓……”

    “胡闹,反正只有这么一个人,你爱嫁不嫁!”师娘强硬地说道。

    小师妹咬着嘴唇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哭泣,说是不嫁,难不成真的不嫁吗?可是他真的不甘心呀,不甘心嫁给这么一个平凡的男人!

    后来他有了孩子这一辈子,也只能困在那么一点地方,洗衣做饭,让你家务照顾孩子和相公,或许到了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开始怀念在门派的好,开始怀念大师兄的好,如果如果当初他并没有被二师弟吸引的话,或许嫁给大师兄是最好的选择。

    这辈子,琳琅确实成为了一大宗师,而且还把门派发扬光大,成为真正的顶级门派,他这辈子并没有娶妻,谢砚林也没有娶妻,两个人相互扶持,像兄弟一样,而且两个人也是一前一后走的。

    琳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空气中传来令人心安的茉莉花香,掀开普通的青色帐子,琳琅打量着房间的布置,虽然不算精美,不算富贵,但胜在清新自然,而且让人耳目一新。

    zw1910241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34990/6147142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