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大家都喊手头紧,但是九纯的建设倒是搞得很不错,几个大的市政项目都竣工或者基本完工,再加上各种小的修缮点缀,城镇面貌有焕然一新的感觉,而且常住人口也要破十万了。

    杨程义作为大股东的占地面积近两万平方米建筑面积十八万的住宅项目也已经初具雏形,虽然距离正式开盘还有几个月,但鲁林的消息比杨景行还灵通,知道靠交情走关系提前交款订房的可不少,所以销售肯定没问题。据说开盘价会在五千多一点,跟浦海是没法比,但是九纯成本也低呀,一个平方少说点赚两千吧,发财发财。

    鲁风仁虽然是主管农业局的,但是也知道房地产赚钱可没看起来那么容易。要说变化大,下面的村镇才是真的旧貌换新颜,有些乡镇都家家住别墅了,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还可以自己养鸡下蛋,可比几百户一起挤在那高楼等电梯舒服得多。

    鲁林带着杨景行向领导致敬,感谢政府感谢党。鲁风仁又谦虚自己这代人还是文化不够见识不够水平不够,幸好未来有许维这样的年轻人接棒,一定会更好。

    鲁风仁也是理解同学兄弟情义的,叫司机直接把年轻人送到馆子门前,还推荐了一个更好的去处叫儿子请客的时候就去那。

    推开包间门的时候鲁林是作势要猛虎下山的,可是没那气氛,包间里简直安静,虽然桌上酒菜齐备了,但是等着的人好像挺无聊,刘苗夏雪坐一起无所事事,许维和章杨在说什么但是笑得斯文,杜玲在玩手机。

    鲁林就换了招数:“四大师要单挑wo们!”

    朋友们拍案而起,杜玲差点把手机都扔了,夏雪和刘苗也不同情某人的处境,没痛打落水狗算她们善良。

    百口莫辩了,杨景行干脆脱了外套,来!

    算四大师良心未泯,朋友们多少欣慰,为了这顿酒他们可是饿到下午三点呀。不过刘苗夏雪没挨饿,她们是吃过午饭才出门的,所以是专门来喝酒的。

    再饿也先干一杯章杨从家里偷来的好酒,在座的大金融家、大领导、大策划、大记者、大律师还有大大师,以后多多关照。

    大暖锅都熬了半个多小时了,山珍海味荤素搭配,刘苗夏雪也拿起筷子,不过大记者夹的肉丸放进了大大师的碗里。

    大策划还是老作风:“四大师你手残疾吗?”

    章杨变本加厉了:“他嘴巴都残疾。”

    杨景行先吃了再举杯:“来,别瞧不起残疾人士。”

    夏雪建议:“你们先吃点菜吧。”

    大律师一说话,章杨吓得抱起空碗拼命往嘴里刨,鲁林也手忙脚乱,刘苗都扑哧了。

    这还没开始呢,似乎是老板进来了,看表情就是很会做生意的:“老板们吃好喝好,味道还行吧?”

    都是走上社会的人了,朋友们热情应付一下。

    大过年老板挺开心的:“不够说话,账有人结了。”

    年轻人的热情反而降下来,互相看看,鲁林很怀疑老板:“人呢?”

    老板继续陪笑:“有人结了……是四零二?”笑嘻嘻周全打量杨景行。

    朋友们稍一讶异后就安下心来准备看笑话了,不过杨景行也算处变不惊:“wo这么红了?”

    鲁林很是责怪章杨许维:“想打他wo们自己动手呀,有必要叫人?”

    许维确信地指章杨:“他不想结账。”

    徐玲还维护起老仇人来:“不结账还带酒?四大师就这点面子?”

    客人吵得凶呀,老板连忙解释:“同学,高中同学,是的……”

    一下子挤进包厢五个服务员,似乎是考眼力,客人们连忙辨认,虽然只有三个年纪上有同学的可能,但是大家还是有点懵。

    没有为难客人太久,一个服务员打招呼了:“夏雪。”

    夏雪挤上笑容站起来:“诶……”

    服务员好像看出来了:“wo五班的。”

    刘苗哦哦陪笑:“认识,不过不熟,刚才没注意。”

    服务员继续说明:“wo复读一年,跟郭玉婷一班。”

    联系起来了,刘苗关心:“她现在在哪?”

    服务员摇摇头:“不知道……”

    许维最热情了:“坐吧,一起吃点,都是一中的。”

    鲁林章杨居然没骂人,甚至也招呼校友坐下聊会,章杨还不要脸:“认不认识wo?”

    服务员干笑一下了还是跟同级说话:“那届你们一个北大一个清华,wo们复读那年条件改善了好多,寝室都装电扇有热水了。”

    夏雪还是只能呵呵,章杨又叫:“wo们该当学弟。”

    老板也帮忙介绍:“文慧是wo侄女,也在曲杭读工业大学。”

    服务员解释:“这几天有点忙,wo来帮手。”

    这就不对了,都在曲杭怎么没联络上呢?赶快梳理一下。鲁林还是要抽空嘲笑:“wo还以为四大师,原来夏雪刘苗的面子。”

    老板急忙说明:“是四大师是四大师,当然有四大师的面子,都是九纯人!”

    朋友们哇哈哈,夏雪都乐得抖肩膀,四大师本人也笑眯眯。

    老板和服务员还有杂工厨师就挤了一屋子的莫名其妙,文慧尝试说明:“他去过一中,谢嫣……”

    哦,刘苗夏雪都想起来了,转眼也是好几年了。

    章杨不干了,质问师妹:“他去一次你就认识了?wo不比他帅?”

    鲁林真是好笑:“九纯谁认识你?”

    这就听得懂了,围观人士呵呵嘿嘿起来,一个服务员会说话:“都是大帅哥大美女。”

    章杨简直羡慕鲁林:“让你沾光了,不谢。”

    杜玲自觉:“谢谢两位大美女。”

    看人聊也高兴呀,老板连烟都掏出来了,不过客人都不会,有两个员工倒不客气。

    许维再次邀请:“文慧坐着聊吧,他们刚回来刚下车,包还在这。”

    文慧客气:“wo吃过了……wo跟大学同学说四零二是九纯人都不相信。”

    虽然话不是对自己说的,但杨景行还是抓住机会:“wo跟这群九纯人格格不入。”

    一群呸,你就是九纯人的败类,败坏九纯人的名声,鲁林还严重怀疑起文慧:“你是不是他请来演戏的?”

    章杨想打鲁林:“……别说破,他不喝酒了怎么办?”

    许维建议:“合张影就信了。”

    文慧似乎不愿意地急切说明:“后来都信了知道了!”

    另外一个服务员却推文慧:“照,照!”

    看文慧呵呵得有点为难,杨景行怕自己面子不够大:“这么巧,一中同学合个影……”

    杜玲毫不客气:“你可以滚了!”

    夏雪邀请:“一中零四级的先来……”

    文慧挺乐意的,解下围裙还理一下头发。就以房间白墙为背景吧,三个女生站好,刘苗的手机递给杨景行。文慧的手机还比较传统,不过没关系,肯定要留下联系方式的,刘苗发给她。看杨景行站起来不矮,中年女服务员认为是因为从小生活好。

    文慧问起两位同学明年就毕业了吧:“……看到你们在等人wo就猜到了,肯定是在等人。”

    刘苗简直生气:“你不早说,都没注意,刚刚不是你送菜!”

    章杨更小肚鸡肠:“他不来你不认同学了?”

    杨景行拍完照把手机还给刘苗,刘苗看了一下问同学:“跟他拍不拍?”

    毕竟也是客人,文慧不说不。

    杨景行厚着脸皮站过去了:“难得感受一下名气。”

    刘苗还没找好距离呢,另一个服务员已经站在背景板旁边了呵呵:“wo也照一个……”

    自己的员工真懂事呀,轮流去给客人面子,饭店老板倍感欣慰,不仅看得高兴还组织起来,最后自己当然也要表示一下,还会挺胸收腹微侧身,笑得也挺领导气派。

    鲁林等得心急呀:“到wo没?四大师。”

    杜玲呵呵:“徐局长之后是章总……”

    零四级三个聊得挺好的,互相关心学业,文慧也想考研不知道现在开始准备是否来得及。

    朋友们并没给自己面子,杨景行也终于可以边跟老板客套边坐下,酒菜都够了。文慧并没接受两边的建议坐下来聊,多说了几句就让同学们慢慢吃慢慢喝有事打招呼。

    刚刚开始就被迫中断了十来分钟的饭局终于可以继续,大家重新拿起筷子,许维起身把门关上,杜玲猛然发笑:“刚刚那个姿势,老子……”还站起来模仿中年女人单手叉腰的线条。

    许维跟章杨商量:“账要结。”

    章杨明白:“老子怎么会让四零二抢风头。”

    杨景行穷出境界了:“钱给wo也一样。”

    鲁林问零四级:“想起来没?”

    刘苗在打电话,辗转联系两个人后就问到了,原来同学叫武文慧,是复读过一年,不过记忆中真的没啥印象。

    武文慧所说的郭玉婷就不一样,高了一届的章杨他们都还记得甚至接触过并且听闻一些八卦,这个长得好看但是品行不怎么完美成绩更差的女生在高三毕业前夕突然就跟铁定会上清华北大的尖子生公布恋情了,有点惊世骇俗。然后基础那么差的郭玉婷又选择了复读,据说是因为被男朋友要求至少考上平京的二本院校,而郭玉婷在复读那一年也真的很“努力”,只是最后成绩并没提高也没有去平京,那之后的事情大家就不太清楚了,分手是肯定的。

    刘苗又正义感:“陈子华也不是好东西,真的喜欢不会那么龌龊。”

    杜玲找到知音:“那年跟夏雪一起上九纯新闻,长相不是好人wo当时就跟wo妈说,而且这种人还聪明,你郭玉婷玩得过他?”

    “wo这么聪明!”章杨恨不得照镜子:“你哪来的自信?”

    鲁林又找到机会:“敬四大师,这个假期刷脸吃饭不要钱了。”

    杨景行更自信:“干了,不谢,应该的。晚上去哪?”

    你可别不要脸顺杆爬了!今天纯粹是个意外,在朋友们的感知中四零二在九纯根本算不上大名鼎鼎,应该还不及杨程义,更远远不及闯荡江湖十好几年的峰哥。不过说起峰哥,据说因为影响了市容而被强制送进医院了,不知道他是否还能那么自由洒脱,干一杯祝峰哥快乐吧。

    当然了,四大师在九纯人年轻人心中几乎是跟峰哥旗鼓相当的。章杨和杜玲回来才两天,几乎遇到熟人就必然聊起四零二,有人甚至怀疑四零二还跟不跟你他们玩?当然玩呀,今年电话都打了好几回呢!

    杨景行听得出讽刺,自罚一杯。

    好在半数人都参加工作也能理解所谓的忙了,不过杨鸡毛你究竟忙了些什么呢?朋友们觉得大家是身在此山中才摸不准四大师到底有多大名气,但是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评定,就是能不能潜规则?能潜到什么级别的?不是说一定要做出事实,水平达得到就行。

    “没有。”杨景行并不是谦虚:“可能因为wo接触的都是风哥这种有原则讲道德的人……”

    竟然把风哥跟娱乐圈的人相提并论,喝!

    或者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标准,钱,银行里有多少吧?有没有五千万?

    杨景行好笑:“wo信用卡欠了八万……”

    章杨懂的,金钱永不眠嘛,不过才欠八万级别还低呀,明年一定要奋斗八千万目标!他亲身接触过的例子是这样的……

    酒是越喝越多,话也越说越没谱,大家合计着等许维走马上任后就由杨景行出钱铺路,然后许维再给章杨行方便,章杨再把钱回笼到杨景行这里。夏雪帮忙处理法律风险,刘苗帮忙搞定媒体舆论,完美。鲁林自认没本事,只好坐着数钱了。

    要共举大事呢,杨景行还玩手机,鲁林气得不行,来来来,快拿出来给章三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美女!章杨看照片不够,还要跟美女通话。

    杨景行大方了,真的打给女朋友:“都喝醉了,别生气……”

    杜玲大声:“美女怎么会生气!”

    章杨往电话跟前赶:“美女美女,是wo呀!”

    何沛媛在免提中咯咯得很温柔:“你们喝多少了呀?”

    章杨顿时瘫倒:“醉了醉了……”杜玲是跳起来打,可就不是何沛媛那种花架式了,玩真的。

    何沛媛问男朋友:“夏雪和刘苗呢?”这声调真就像又在等着作曲家挑战。

    “都在。”杨景行还要把电话送过去。

    也喝了二两的刘苗打嗝般啊一声,夏雪就:“过年好。”

    何沛媛更加甜美了:“过年好,祝你们玩得开心。”

    章杨重伤不下火线赶到了:“美女,记得wo吗!?”

    何沛媛咯咯:“谁呀?听得不太清楚。”

    鲁林哇哈哈跳脚庆祝。

    免提中又关心:“老公你少喝点,四点了,给家里打电话没?”

    刘苗噗了一口,章杨更叫嚣:“杨鸡毛今天要从这里爬着出去!”

    杨景行嘿:“不说了,wo收拾他们。”

    何沛媛还咯咯:“小心回家挨骂……”

    是可忍孰不可忍!

    b190327q1g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161210/61471374.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