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泌与燕九坐在桌子的一侧,紧紧地靠在一起,头挨着头,窍窍私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李瀚偶尔会抬头有些忧虑地看燕九一眼,自己的妻子已经够厉害的了,长年累月与李泌呆在一起,也不知这位大姐还会给她传授一些什么招儿。不过想想在家里反正自己的地位也就这样了,从席子上再被摁到地面之上,也不过又矮了一蔑片儿而已。

    无所谓了!

    所以李瀚在关注了片刻之后,注意力便被席上一个红烧的大肘子给完全吸引走了。

    陌刀队的伙食自然是极好的,但味道嘛,也就是那样了,大锅大灶烧出来的东西,偶尔吃一顿,会胃口大开,觉得别有一番风味,但让你天天吃,其作用也就是填饱肚子了。

    竹轩这里可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能把最普通的东西烧成这世上最美味的佳肴,每一位厨帅,都是花了高价请进来的。

    李瀚很想把这个肘子整个儿地弄到自己的碗里来,但想起燕九多次告诫过自己,现在身份高了,有地位了,也得注意吃相了。在家里无所谓,出去了,可得拿着点儿,别想饿死鬼投胎似的。

    所以李瀚很想吃,筷子几次拿起来,却又几次放下。

    终于还是一边的李泌看得不耐烦了,径直起身将整个肘子叉起来,塞进了李瀚的碗里,“这肥腻腻的东西,就是给你点的,其它人,谁会吃啊!怎么现在还客气上了?”

    李瀚大喜,端起碗来道“肥而不腻,好东西呢!”

    李泌啐了他一口,又坐下低头与燕九说起话来,两个女子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

    李瀚也不管这些了,今天一口气从驻地策马跑回家来,又在外头等了燕九好一会儿子,这肚子里早就闹空城计了,当下便大口地啃起肘子来。

    而在另一侧,陶太医额头上的汗就没有干过,而田波却是扮笑面容,笑咪咪地不停地给陶太医布菜,斟酒。

    可怜的陶太医此刻又哪里吃得下呢?

    可纵然吃不下,也得强颜欢笑地吞咽着。

    三杯酒下肚,或者是酒壮怂人胆,陶太医额头上的汗珠子终于没有了。田波这才道“陶太医,当初您跟随陛下来镇州是孤身而来,这家里人却还在长安,不知一向可好啊?”

    “早就断了音信了。”陶太医有些黯然“不过陶家一向悬壶济世,与世无争,想来也不会有人为难他们吧?”

    田波嘿嘿一笑“这您可就说错了。有时候啊,您不惹人家,可不代表人家不惦记着您呐!”

    陶太医一怔,看着田波不言语,他没有弄懂田波话里的意思。

    “前些日子,wo们收到了来自长安的情报。”田波挟了一支醉虾,放在嘴里慢慢地抿着,一边熟练地吐着虾壳,一边道“伪梁那边准备抓了您的家人,以此来威胁陶太医你,想让你一副药送了陛下驾鹤西归,然后把这盆脏水泼在wo们李相的头上,说wo们李相谋逆犯上。”

    陶太医整个人都呆了,两眼立马失去了焦距,这下,他是真吓着了。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陶太医,陶太医!”田波连声叫喊了几句,伸出巴掌在他眼前晃了晃,终于把陶太医的魂给拽了回来。

    “田中丞,wo陶某对陛下忠心耿耿,绝不会做出如此谋逆之事来。”陶太医急急地道。

    “瞧把您急的。”田波微笑着“wo们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所以得知了消息之后,wo们第一时间,便把陶太医的家人给送出了长安。”

    “真,真出了长安吗?他们现在安全了吗?”陶太医两眼顿现喜悦光芒,迫不及待地问道。

    “在wo们的保护之下,当然安全。”田波笑道“不过为了把他们弄到咱们这里来,可真是费了老功夫了。先是把他们弄到江南,然后又通过金满堂金公的线路,一路来到wo们这儿,可是把wo们的人折腾得够呛。”

    “他们已经到了wo们这里了?”陶太医腾地站了起来。

    “坐,坐!”田波笑着从一边的一口小箱子里拿出了几封信件,递给了陶太医“喏,您瞧瞧,这是您夫人,孩子给你的信,他们现在人在沧州呢!”

    陶太医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这些信封,一边看着,一边却是老泪纵横了。

    田波却是转头看向了一边的李瀚,扯起了别的闲事。

    “李将军,如今陌刀兵可是恢复了战力?”

    当初易水河畔一战,李瀚的陌刀兵硬扛张仲武的骑兵精锐冲击,损失泰半,这一年多来,却是一直在舔食伤口,慢慢地恢复元气。想要训练出一个合格的陌刀兵,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但恢复了,而且还有了不少的长进!”李瀚嘴里含着一大口肘子肉,含糊不清地道“中丞你也知道,有了当初幸存下来的那几百老兵为骨干重新组建,这精气神儿可完全不一样了。”

    “那就好,那就好。”田波连连点头“李相每年在你们身上投的钱,可足够一卫的军饷了,万万不可辜负了李相。”

    在这几个人面前,田波倒是没有多少顾忌,必竟当年他可是主管过好长一段时间秘营的,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些人也算是他的学生。

    “wo们是好钢,向来用在刀刃上。”李瀚吞下了嘴里的肥肉,道“这是公子说的。不管啥时候需要wo们,wo们都能将拉在李相面前的敌人斩成肉沫沫。哎哟!”

    这哎哟一声,却是又被燕九给在肋下揪了一记“正吃着呢,说这些恶心话干什么,还肉沫沫!”

    李瀚连连点头。

    田波芫尔一笑,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李瀚还真是就服燕九这个小不点儿。

    哪头,陶太医已经看完了书信,抹干净了眼泪,整个人也都平静了下来。田波来到这里,自然不是专程来给他报信的,事实上,如果想要告诉自己这个消息,一个小兵足矣,何需劳动这样的大人物?

    “田中丞,您想要wo做什么?”陶太医是聪明人,事实上,能在医术一道之上走到他这个地位的人,又怎么会是蠢人呢?“不过有一事先得说明,对陛下不利的事情,wo可不做。”

    田波还没有说话,燕九已是哈的一声笑了出来“陶太医,这件事啊,还真是跟陛下有关。本来呢,wo们自己也可以做,但由陶太医您来做,总是最好的。”

    “你们想干什么?”陶太医瞪大了眼睛。

    “放心,wo们辛辛苦苦地,死了多少人才把皇帝从长安救出来,怎么可能谋害陛下呢,陶太医,你想左了。”田波道。

    “那到底是什么事情?”

    “很简单!”田波道“科考结束之后,李相将率新中的进士们,到镇州来朝拜皇帝陛下。李相大度,可wo们这些李相的属下吗,不免心中不平。所以嘛,wo们不想在那个时候,皇帝陛下能出来见这些人。”

    陶太医顿时打了一个寒噤。

    燕九笑咪咪地道“陶太医,以你的医术,做这事儿很简单的啦,就在哪一天,你让陛下躺下不能出来就可以了。”

    “这万万不可。”陶太医颤声道。

    “陶太医如果不做,哪wo就只能自己做了,姐姐,wo如果配出了这样的药,你有法子让皇帝吃下去吗?”燕九笑嘻嘻地道。

    “小事一桩!”李泌沉着脸道。

    “不过陶太医啊,你也知道,wo学艺不精,是个野把式。”燕九笑看着陶太医“wo啊,就怕配药的时候一不小心,真把陛下给弄死了怎么办?就算不死,弄一个瘫痪在床,就此神智不清,可怎么办啊?金少卿又去了武邑,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你们,你们”陶太医颤巍巍地指着燕九,说不出话来。

    田波淡淡地道“陶太医,你也清楚,就算你不做,wo们也能做到那一天让皇帝出不得宫门,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这个一直照顾陛下的御医,可就脱不了干系了。陶太医,wo们只不过是想让皇帝病上几天而已罢了,你不觉得由你亲自来做更稳妥一些吗?更重要的是,你就真不为自己的家人想想吗?”

    陶太医颓然软倒在座椅之上。

    夜已深,陶太医早已离去,剩下四人倒是畅饮了一番,告辞之后,便各奔西东,燕九早已喝得骨软筋酸,已是骑不得马了,只能与李瀚共骑一匹,像只小猫一般依偎在李瀚的怀里往家里奔去。

    “陶太医看着挺可怜呢!”李瀚低声道。

    “闭嘴!”燕九道。

    “好!”李瀚立即答应,但不久之后又道“你跟大姐说什么,wo好像听到了孩子?”

    “大姐说,她要趁这段时间没啥战事,赶紧生个孩子,免得到时候打起来了自己挺着个大肚子上不得战场。”燕九道“李瀚,wo们也要个孩子吧!”

    “公子说了,你不满二十岁,不许生孩子。”李瀚老实地道“wo可不敢违备公子的话。”

    aa2719031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157446/61471330.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