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既有福气,又有你娘你哥,还有爷,你自然可以肆意妄为,出了事,爷给你兜着。”

    “爹,肆意妄为好似不是什么好话。”

    顾瑶是感动的,下意识躲开熊孩子的摸头杀。

    她可是有着成熟灵魂的人,顾四爷只是个刚刚成年的熊孩子。

    顾四爷狐疑眨了眨眼睛,“是吗?肆意妄为不好?不会啊,爷觉得过着肆意妄为的日子特别舒服。”

    “太舒服啦。”

    尾音上扬,显得古古怪怪,却很有趣,很气人,有种地主家傻儿子的嚣张感。

    顾瑶:“……”

    同一个肆意惯了的人说话,真是太累了。

    “瑶瑶,爷的意思是让你真正放松开心起来,你不怕任何人,大长公主若是针对你,你当面反击就是了,不必等着陆侯爷帮忙。”

    “嗯,wo记住了,您是想把wo培养成大女主吗?不依靠丈夫男人?”

    顾瑶同顾四爷说话时更带有几分现代气息,不必恪守着古代闺秀那套。

    熊哈子接受能力强,愿意同她扯东扯西,甚至不意外追究她说这些话的根源。

    “大女主?”

    “可以拯救男人,拯救世界,或是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这样的女人?”顾四爷摇头说道:“你还是算了,爷就盼着你欺负别人,拯救什么的还是算了,留给有志气,有野心的女人去干吧。”

    顾瑶再次被顾四爷的话震惊到了,“您碰见过有野心的女人?”

    说得是李氏吗?

    毕竟李氏虽然没有拯救世界,在顾瑶心里一直当作大女主的。

    “皇贵妃算一个。”顾四爷神色凝重了几分,“瑶瑶,你记住爷的话,陆皇后也算一个,你嫁去镇国公府后,多打听一些当年的事,也许能揭开陆皇后……反正爷不认为陆皇后会被陆铮气死。”

    顾四爷挥了挥手,“爷要去听戏,同姜老五他们喝酒了,他承袭国公爵位后,说要报答爷的,爷已经决定要来他在西山购置的庄子,据说庄子上能看到枫叶,还有温泉……”

    “以后爷可以带着你娘一起去庄子上住上几日。”

    顾四爷步履欢快走远,他一点不考虑自己的话给顾瑶的触动。

    莫非顾四爷当时又从哪里听到一些秘密?

    顾瑶很想把跳脱的顾四爷拽回来,让他把话说清楚了。

    顾瑶慢慢向后花园走去,她需要静一静,而且顾四爷方才把大长公主拒之门外,此时顾瑶去命妇小姐们聚集的客厅,少不了被询问一番。

    这种事,还是等宴会散了,客人们回自己的家后再弄明白详情好。

    说多了,有显摆之意,说少了,又说不清。

    顾瑶随意逛着后花园,倒是碰见了几对彼此有情的男女。

    每一次勋贵重臣家的宴会都是有情人相聚的好时机。

    定亲的人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溜达谈笑。

    尚未定亲的少女会带着几分羞涩同意中人说话。

    自古以来,花园幽静的地方都是约会的好地方。

    顾瑶并不打算惊动这些人,在自己的府上,顾瑶自然能寻到旁人不知道的小径。

    陆皇后?

    顾瑶也觉得她的死,以及安排并不单纯。

    “姜公子……你等等。”

    顾瑶在一处海棠树后站定。

    “wo,是wo误会了,你的穿戴同玲儿相似。”

    姜祈羞得满脸通红,连连后退,“是wo的错,唐突了顾三小姐。”

    三小姐轻声说道:“wo留住姜公子并非是打算追究方才的事,也不是想你报答或者赖上你……”

    “wo就是想同你说一声谢谢,不是方才你拽住wo,wo怕是回一时想不开。”

    “……顾三小姐误会了,你真误会了,wo不知道你有轻生的念头,也不是有意救你,一切都是误会。”

    姜祈完全一脸懵逼,更是不解风情。

    明明顾三小姐展现了自己坚强中脆弱的一面,偏偏给瞎子看了。

    可是顾三小姐却更为动心了,似姜祈这样的男人太少了。

    他一心一意对待顾玲,以后也很难再有二心,是真正忠厚老实的男人。

    往日,顾三小姐对姜祈是看不上的。

    经历了很多之后,顾三小姐才知道憨厚的男人给不了她浪漫激情,却能给她安稳富贵的日子!

    尤其是现在姜祈也会成为国公世子,有不少的小姐都羡慕顾玲!

    以前姜祈可没这么吸引人。

    姜祈不仅有爵位,还有战功,这也是隆庆帝把姜家爵位给其父的原因之一。

    三小姐面色微微白,声音很轻:“wo……wo活得很累,好不容易wo才求得能暂住在顾家,以后wo不知日子该怎么过。”

    姜祈向花厅那边看了一眼,一派无动于衷。

    不解风情的木头!

    三小姐抹了眼角,凄美中带着几分坚强,“这满府的富贵,让wo显得更加孤苦无依,没人会在意wo……”

    “你是顾二爷的女儿,wo觉得顾家已经对你很好了。”

    “……”

    “倘若有人换了wo的女儿,wo连那人的家人都不会管。”

    姜祈朗声说道:“更不会留下仇人的妻女在府上吃闲饭。”

    “你……”

    三小姐身体晃了晃,不可置信望着姜祈。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他是毒舌?

    还是不解风情?

    “当然,wo只是顾三爷的女婿,做不得顾家的主,不过wo看三小姐说得委屈哀怨,你也是有几分志气的,不如早早带着你娘离去,何必等着顾家赶人?”

    姜祈抚平袖口,“自尊骄傲不是依靠别人的了怜悯,三小姐好自为之,今日的事,wo会同未婚妻说清楚的。”

    “姜公子……”

    “最近wo总是遇见很多小姐,以前不拿正眼看wo的小姐都愿意同wo说话,wo这人不聪明,但是wo却记得谁在wo平凡时给wo做衣服,给wo送好吃的,是谁在wo出征时,强肠挂肚,顾三爷不如四爷,可是他在内务府也帮wo争取到了一些物资。”

    这份恩情,姜祈都记得呢。

    顾玲没有三小姐漂亮,才学不够出色,甚至性子活泼,他同她一处,哪怕听她叽叽喳喳抱怨都觉得甜蜜安心。

    b190327q1g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156790/6147132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