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对上盾墙,她破起来都有几分困难,但是一旦到了盾墙内部,面对的可都是永夜士兵脆弱的后背,那还不一敲一个准?

    “你的对手在这里,英灵附体!冲锋!”一阵狂烈暴喝在莉娜舰队长身后响起。

    “想要伤害莉娜大姐,先过wo这一关。”跟随着莉娜一起被圈进来的那名名叫卡路里的水手长,怪笑一声,挥舞着双手巨斧,迎着永夜军领的这名大骑士冲了上去。

    在冲锋路上,卡路里水手长便后悔自己的莽撞了。

    对方怎么看都不像善茬,只见对方身后站着一名诡异的巨人虚影,足有四五米高,居高临下,冷冷的盯着他,好像在嘲讽的不自量力,不仅敢冲进永夜军领的军阵,还敢跟一名开启了终极战技的大骑士硬碰硬。

    让卡路里水手长感觉最不安的是速度。

    对方的速度实在快了。

    快到了,自己刚听到声音,做出冲锋姿势,还没迈出两步,对方就已经跨过几十米的距离,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当头便是一记直刺。

    卡路里水手长似乎能清晰听到军刀的破空风声。

    “要死一起死。”卡路里水手长发出尖锐怪叫,双手巨斧抡圆,朝着这名永夜大骑士劈了过去。

    永夜军领的军刀,狭长锋利,当其发动突刺,尤其是这种快到极致、加注了惯性的突刺,根本没有办法格挡。

    至少卡路里水手长,没有这个能力。

    但是作为一名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多少场战斗厮杀的老牌水手长。

    卡路里水手长,骨子里不乏战斗经验和凶狠个性。

    当发现没办法在这一招下面保全自己的时候,只能用两败俱伤的方法。

    比拼究竟谁更凶狠、谁更不惧生死。

    哪怕他比正常人还要害怕死亡,但是在这种时候,一定要表现的足够凶狠,足够不惧生死,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害怕。

    这一招屡试不爽,曾经多次救自己的命。

    逼迫的敌人不得不变招,变被动为主动,反过头去将敌人的生命给收割了。

    但是这一次卡路里水手长算错了。

    他算错了这名永夜大骑士的悍勇程度。

    也算错了对方冲锋突刺的速度。

    更错了对方手中掌握的底牌。

    所以,结果只有一个——死。

    面对卡路里水手长两败俱伤的打法,永夜大骑士根本没有变招的意思,仅仅是调整了一下自己姿态,然后将右手的臂盾抬了起来,速度不减的冲了上来。

    卡路里水手长的双手巨斧先是劈在了术法壁障上,减去了三成最凶暴的劈砍力,然后砍在了永夜大骑士术法荧光闪烁的臂盾上。

    卡路里感觉自己双手巨斧砍中的并不是一张臂盾,而是一片不着力的棉花,所以他预想中的,对方被自己一斧砍飞的情形并没有出现,相反因为这个劈砍动作,自己的空门大开。

    永夜大骑士的狭长军刀,直接钻入了他的怀中,将他的胸膛刺了一个对穿。

    这还不算完,对方冲锋突刺过程中产生的强大惯性,顶着卡路里狂冲不休,冲着莉娜舰队长所在的方向去了。

    “卡路里!”

    意识陷入恍惚的卡路里似乎听到了莉娜水手长震怒呼喊。

    对不起,莉娜大姐不能再继续追随你了,人死的时候,原来真的很冷!

    莉娜大姐,要小心,这些人不正常,他身上的虚影并不单纯吓人的,而是真的有用处。

    卡路里水手长似乎有无数的话想说,想提醒自己的同伴,但是话语到了嘴边,变成了剧烈咳嗽,大量的血沫喷涌而出。

    永夜大骑士狭长军刀刺穿了卡路里水手长的身体后,并不是一成不动的,而是快速反复的扭动。

    在两人相接触的短短数秒钟,狭长军刀毒蛇一样,在卡路里水手长身体中,反复钻动了好几圈,拧出了一个拳头大的血肉窟窿,五脏六腑该伤的都伤的差多了,真神下凡也难救。

    “wo要你死。”莉娜舰队长完全炸毛,心中还有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自己的得力干将,仅仅一个照面就被干掉了?

    那可是不折不扣的老牌大骑士,在自己的手下撑上三五招都很轻松的。

    怎么就这么干净利落的死了?

    难道是对方身上那个诡异巨人虚影搞的鬼?

    震怒之余,莉娜舰队长心中满满都是疑问,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她这边还没来得及大开杀戒呢!

    永夜军领的军阵非常有一套,刚刚将他们让进来,有着属于自己的算计。

    刀锋塔盾调转,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刀林盾墙,将他们圈在其中,逐步收缩,牢牢限制着她施展的空间。

    双手重锤若是动不起来,爆发出来的力量,也着实有限。

    而莉娜舰队长根本不敢给对方盾墙合围的机会,若是五六张塔盾、七八个人将自己给挤死了,他们只需要一阵军刀乱刺,就能将自己这名冠军骑士埋葬在这里。

    冠军骑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脆弱了?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永夜军领的军阵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冠军骑士的蛮力,仅仅是相对于个人而言,面对四五名骑士合力的时候,还是力有不逮的。

    永夜军领现在便是用的这种战术,限制死冠军骑士的速度和力量,剩下的便是一顿乱刀的事情。

    莉娜舰队长敢停下移动,便会面对这样的局面。

    只能用蛮力横冲直撞,不被圈死。

    但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些突击队员,没有这种实力,稍微落后一步,便被潮水一样涌上来的塔盾夹死,手脚动弹不多,锋锐军刀快速的在他们的身上穿刺。

    “舰队长,救wo。”另一名跟随莉娜舰队长一起冲进来的水手长厄尔求救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方已经被隔离开,厄尔水手长陷入了重重塔盾的包围中,永夜士兵正在拼命的顶着塔盾往他的身边冲。

    他的双手重锤已经失去了施展空间,根本抡不起来,发挥不出最大威力来,进入了不折不扣的恶性循环。

    “给wo滚开。”莉娜舰队长闻讯,毫不犹豫的折返救援。

    “想过去,先过wo这一关。”一刀干掉卡路里水手长的永夜大骑士,已经再次发动了冲锋,顶着卡路里的尸体,向着莉娜舰队长狂奔而来。

    亲眼目睹了对方用这一招干掉了一名老牌大骑士的莉娜,怎么敢硬接这一招,双手重锤抡圆,脱手而出,当成了投掷武器向永夜大骑士砸了过来。

    莉娜舰队长根本不管这一锤取得的战果,抽出双刀,继续向被围困住的厄尔水手长冲了过去。

    砰!

    莉娜的双手重锤,轰击在了被当成盾牌的卡路里水手长尸体上。

    血肉横飞。

    在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的作用下,直接从腰间部位,断成了两节。

    这名永夜大骑士的冲锋势头,同样被打断了。

    “绝对壁垒,重斩!”

    莉娜舰队长的救援依旧没能成型,因为一名朴实无华的永夜塔盾兵,身上猛然爆发出术法荧光,当头一刀向她斩来。

    这一斩不仅快的不可思议,上面还散发着与他身上如出一辙的术法荧光。

    一股危机感,涌上莉娜舰队长的心头,想也没想的双刀交错迎上。

    铮!

    莉娜舰队长只感觉自己双臂往下一沉,双腿都不由自主的弯曲卸力。

    好恐怖的力量。

    对方单手重斩,自己双刀招架,都有点吃力,虽说力量并不是自己所擅长的,这种情衱o谰捎械阆湃恕?br/>
    让莉娜舰队长眼睛都直了的是。

    她的心爱弯刀上,竟然被对方的军刀,生生的劈出了一个米粒大的豁口。

    “盾击!”这名启动终极战技的永夜大骑士的攻击,明显是一环扣一环的。

    重斩后,紧跟着便是一记势大力沉的盾击,凶暴的撞向了莉娜。

    莉娜舰队长根本来不及反抗,只能压着双刀继续硬抗。

    砰!

    恐怖力量袭来,莉娜再也站不住脚跟,被顶着连退数步。

    莉娜舰队长从来没想到,盾牌变成进攻武器,还可以如此凶残。

    “重斩!”就在这一耽误的功夫,先前那一名永夜大骑士杀到了,兜头也是一记光华闪烁的重斩。

    “见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身上为什么闪烁着术法光芒?难道扮猪吃老虎,不仅是冠军骑士这么简单,还是术士冠军骑士?这是他们故意布下的陷阱?但是他们怎么知道wo会冲阵?刚刚wo完全随机挑选的军阵。”

    接二连三的受阻,莉娜舰队长的心态快炸了。

    永夜军领的军阵他们是闯进来了,但是闯入后的情形,与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不对。

    对方的军阵好像并不是自己闯进来的,而是人家故意放进来的。

    这是典型的关门打狗。

    亏自己先前还在耻笑对方愚蠢,看来愚蠢的并不是对方,而是自己。

    “舰队长,逃,快逃,这是陷阱……快逃啊!”厄尔水手长发出最后悲鸣。

    就在莉娜舰队长被两名开启了终极战技的永夜大骑士缠住的功夫,厄尔水手长已经陷入了绝境。

    四张扣在一起的复合塔盾,牢牢的将他限制在狭小的空间中,后面至少有六七名永夜士兵,扎堆围着,锋锐军刀通过塔盾特留的刀缝,或者塔盾与塔盾之间的缝隙中,不停的攒刺。

    厄尔水手长竭力的扭动身体躲避,但是空间实在太狭窄了,刺进来的军刀也太多了,根本没能完全躲避开,随着大量失血,反抗力道越来越多,被刺中的刀数越来越多,鲜血就像不值钱的水一样,喷溅流出。

    等到围困厄尔水手长的刀林盾墙散开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葫芦,浑身上下,几乎没完好的地方,生生的挨了百十刀有了,生还的可能性基本上不大。

    那些永夜士兵却不放心,一名士兵无比熟练的揪起了他的脑袋,在他的脖子上,重重的切了一刀。

    又快又狠,整个脖子都被切开了一半,这一下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很显然那些被卷入枪林盾墙中的东海士兵,多数遭受的都是这种命运。

    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再待下去,会死的。

    真的会死的。

    厄尔水手长凄惨的死法,让莉娜舰队长产生了这样的明悟。

    砰!

    莉娜舰队长又接了一记盾击,不过这一次并没有硬抗,而是借着冲撞力,飞快后撤,一脚将试图偷袭的永夜士兵踹飞,阻拦紧跟在她身后的那两名永夜大骑士。

    稍微拉开一点距离后,莉娜舰队长便像泥鳅一样,在永夜军领军阵中来回钻动,举手投足之间,不是将那些永夜士兵踹飞,就是将他们冲飞。

    这多少让莉娜找回一点属于冠军骑士的自信来。

    这才是冠军骑士冲阵的时候,应有的情形。

    咦!

    那些家伙怎么没死?

    无意中回头望了一眼,刚刚找回一点自信心的莉娜舰队长,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中了自己势大力沉一击的永夜士兵,大部分竟然是伤而不死,多数吐了几口血,或者打了几个滚后,便爬了起来。

    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的力量退步了?

    不对。

    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莉娜对自己的力量掌控十分有信心。

    术法荧光。

    刚刚自己攻击落在那些士兵身上的时候,他们身上似乎都闪烁着术法应用时特有的荧光。

    怎么可能?

    一名普通士兵身上,怎么会有术法荧光?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没错,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莉娜舰队长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因为她心中浮起的这个猜测,实在太吓人了。

    砰!

    又有一名永夜士兵被莉娜一脚踹飞。

    这一次她留心观察,就在她的攻击马上就要落在这名永夜士兵身上的时候,一层术法特有的荧光,从他的身体深处弥漫而出。

    这层术法荧光并没有形成术法护盾,而是一片术法沼泽,极大程度的阻拦了莉娜舰队长的攻击力道和速度,等到真正落到永夜士兵身上的时候,只剩下了七成不到。

    那些永夜士兵在那一瞬间,更是犹如神助一样,整个身形都被扭动了一下,用自己身体最为厚实的地方,迎接莉娜的攻击,有的甚至摆出了一个无比正宗的招架架势,极大的削弱了她的攻击力。

    一人是偶然,两人是巧合,三人、四人……所有人都这个样子呢?

    难道说永夜军领的所有士兵,都是术士不成?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就算是女巫密会也达不到这种程度。

    她们麾下的骑士,依旧是常规骑士,不会任何术法才是。

    永夜军领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莉娜舰队长倒是想要试一试这些永夜士兵的真正极限所在,看看他们究竟能够承受得住自己的几拳。

    但是她身后的那两名永夜大骑士不允许这么做。

    dd180529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609685.com/156738/61471370.html

章节目录